Arashi

二次元坑底。偶尔同人图&原创。偶偶尔尔同人文&原创。

《言叶之庭》同人短篇 秋月*雪野 “秋月,糸守镇的彗星...”

雪野老师在三叶所在的学校教书的时候,那个彗星降落的夜晚的故事。


“——我多么想,让秋月你也看看这幅景色啊。”


2013年,糸守镇。

祭典的灯光星星点点地映照在光洁的湖面上。

好似一面完美的镜子般,呈圆形的糸守湖倒映着黑夜中漫天的繁星。

“听新闻说,今天好像会有彗星经过这边来着…”

雪野身着深蓝色水纹的和服,独自一人沿着小食街林林总总的商铺悠闲地踱步。仰望星空,她回想起今早去学校前匆匆忙忙听到在电视机里播放的新闻。

“彗星吗…也只有这样偏远的小镇才能近距离看到了吧。”

到这个美丽的乡下小镇来有好一段时间了,不知不觉已经习惯这种悠闲的生活方式了呢。

雪野边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边眯着眼睛欣赏星光点点的湖面。

——倒不如说,自己本来就适合这样的生活方式。

在新宿的公园里,找个阴凉的小亭子看喜欢的文库本,那样的生活才惬意。就如同现在深处青山绿水中环绕的小镇一般,令人心情舒畅。

雪野背着手在人群中走着,避让着牵起手来的情侣,脑海里的场景不可避免地从绿叶青葱的那个庭院转换到那张熟悉的脸庞——

“秋月…”

那是雪野,离开新宿时,唯一一个令她如此挂念的人。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这边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结果什么都只能靠写信...雪野苦闷地想着。上个月给他写的信也不知道他收到了没有...

这么想着,刚好经过的摊位上,一个裹着头巾的大叔朝雪野招手:”雪野老师!“

雪野回过神,转过头去。

”要不要来个苹果糖?“大叔亲切地笑着,”我家的孩子受您照顾了啊,那家伙虽然脑袋不太好使,但最近可认真学习啦。前阵子还老跟我念叨什么《万叶集》呢。这都是认真教书的雪野小姐您的功劳!”爽朗地大笑着,大叔递给雪野一根沾满金色糖浆的苹果糖,并示意她不用给钱。

雪野笑笑,礼貌地接过并道谢。

“噢,快看啊雪野小姐,今儿还真的有彗星呢。”大叔忽然抬头,指着天空。

雪野回头,也望向夜空。

那个时候倒映在她眼中的,那幅景色,她一生都不会忘记——

几颗耀眼的石状物体在他们头上飞快地掠过天空,辟出几道亮光。极光一般的青色光芒好想要将整个夜空点亮一般扩散开来,尽头是带有红色火光的小小石头。

那就是,彗星。

雪野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这瑰丽的美景。这样的奇遇,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不,可能几千年才会有一次了吧...

低下头,雪野惊奇地发现,平静的湖面被彗星的光芒映照出极昼一般的光芒,身边的人群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惊叹声。雪野盯着湖面,转而闷闷地想起,“要是秋月也在这里,就好了。”雪野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多想也让你看看这幅美景啊。”

“喂!那是怎么回事!!?”身后的大叔突然慌张地叫喊起来,旁边的人群也发出了恐慌的喊声。雪野抬头一看,那一颗亮如钻石般闪耀的彗星,突然分裂开来,爆发出极大的能量,那一颗新产生的彗星,因为分裂的冲力,改变弹道,极速地往地面冲来——

突发的状况引起了地面上不小的骚乱,人们慌忙落逃,却不知道彗星的着落点,也不知该往哪里跑,一时间极其混乱。雪野被其他人推推搡搡,不小心跌坐在地上。恍惚中,她想起在书中读过的一段话——

糸守镇的那个湖,是由于几千年前的彗星撞击形成的。

那一瞬间,她明白了。那颗彗星会来到哪里,自己的命运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与旁边慌张的人群不同,她定定地抬头望向繁星慢布天空,飞速下落的彗星带着青色与亮紫色的光芒,点亮了整个星空。

——我多么想,让秋月你也看看这幅景色啊。


#弹丸论破 #苗雾

有一点点虐?
时间点是未来机关的事情解决之后 雾切回到苗木小天使身边之前
这个做笔录的设定是个bug,雾切回来之前应该没有时间去警署才对(然而我懒得改
这里描述的是苗木小天使因为对雾切老婆深沉的爱而崩溃、苦苦挣扎着的东西哦?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本来不适合写东西,一直在画渣画的人突然来了兴致想写同人文
——大概就是这样的水平?
各位看官凑合着看看……?

-----------神秘的正文-------

苗木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得以从警署离开。从前天就开始的,关于在未来机关的那场杀戮的漫长笔录,在他看来并没有持续很久。对他自己来讲,他的时间,早在黑白熊制定的第4回合时限开始时,就已经永远停止了。
并不是说他已经绝望;正相反,他的内心依旧希望满载。只是,从那个人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一直被他默默地揣在心里的思念和感情,已无处安放。现在的他,虽然能为大家贯彻他一如既往的幸运,并按照似乎早已被规定好的路线打通结局,他的真心,却永远回不来了。
——他想起自己对宗方说的话。“就算雾切桑变成了绝望,只有将她处决才能挽救她的话,我也会觉得,这辈子能遇到她真是太好了…”
“哼,真无聊…”他冷哼一声,算是对自己的嘲讽。自己不也因为她的死而差点绝望吗?
——你很幸运,你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
如果自己的这份幸运,连自己最珍惜的东西都守护不了的话,那还算是哪门子的幸运?

………不如一死百了。
曾经,他的眼睛,啜满泪水,为她。
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她却再也回不到他的身边。
呜....
无法抑制地,泪水再次无声落下。
心里已经无法再怀有她,一个人的漆黑的街道,变得那么地寒冷。


-------正文结束-------
没有ooc吧?没有吧?
但是好像什么也没写到(笑(因为没有糖

#松冈爱衣 超级短·文

又来写短文了ˊ_>ˋ
似乎我一些长文就会ooc
所以还是算了
本来这个短文前面还有爱衣买菜和松冈工作的片段的
被我掐掉了🌝
再惯例让我吼一句
松冈爱衣催婚协会成员在此啊!
你们快给我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不唠嗑-----------

刚刚完成最后一道菜,门口就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在钥匙转动的声音之后,门被打开,那个她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门边。
“つぐつぐ~” 巧妙地运用了面码那种天真活泼的声线,爱衣顺势向刚要坐在玄关脱鞋的松冈扑去。不出所料地,松冈的脸顿时通红一片。
“かやの…さん,能不能…先从我身上…“松冈支支吾吾地嘀咕着,发现身上的人已经趴在自己的背上,发出了呼呼~一般撒娇的声音后,他只好无奈地放弃了。
爱衣在松冈身上轻轻地摩挲着,温柔的地用手指按摩着他的肩膀。松冈的耳垂也红了起来,一动不动地,温暖的触摸令工作带给他的倦意一消而散。
“あ...あい...”随着松冈深深低下去的头,爱人的亲密称呼仿佛也染上了羞涩。两人静静地,就坐在玄关,十指相扣,互相诉说着爱意。

-----------正文结束-----------
对,又是这么短。
我的天啊减到这么短也有点ooc
完了完了完了
我看了都觉得羞耻()
就当是催婚的次等产物好了(捂脸

没有发过的🇬🇧游照片
(最近都没有再发渣图了呢

现在的我京令人感到遗憾😔

#关于我京和全金的一点点看法
一直以为B站的“时泪”指的是废萌片类型加上偶尔很虐的元素,所以是“偶尔催泪”的意思
后面才知道“时泪”指“时代的眼泪”,表示那些只留给一些特定的人不可磨灭的印象后就消失在广大观众视野中的作品。
突然就觉得这个词的深度变得那么地悲凉和无奈。
像京阿尼最近一直在做废萌片,全金那会几乎是顶尖水平的心理描写和气氛渲染现在只用来做搞笑段子和好看的妹子。并不是说京阿尼现在这样不好;确实我也喜欢看京阿尼的废萌片放松心情。但是,从那个遥远的时代开始,是不是京阿尼很久很久,都没有认真地试着讲好一个故事了呢。一部作品最成功的不是它在这个繁华的速食时代有多么地广为人知,而是它有没有真正把一个有深度、能带给观众思考的作品讲好,并带给观众不可磨灭的印象。值得让观众让人眼前一亮的,不是福利,不是恋爱元素,更不是卖肉卖腐,而是讲故事的态度。作为我京的粉丝,我只能很无奈地承认一点,我京现在做不好故事,也没有真正把讲故事放在第一位。苛刻点来讲,现在京阿尼能做到完美的分镜和人设,没有好的剧本,没有好的编导,都是形同虚设。现在的我京,虽然有很多观众喜欢,但不是我最想要的,那个能把全金第三季和CL做到集集让我泪目的我京了。时代的眼泪,不知道我京会不会有一天认真地审视一下他们对于动画的态度,他们做出来的动画的意义。
(其实只是看了全金之后心里硌得慌,希望我京出全金4而已…?我也不知道😂)

#全金 #宗要 超级短·文

呀呀最近才入的全金坑
到现在才终于明白大家一直在刷的“金4不出,京黑不止”的意义
我也觉得京阿尼很有必要出全金4啊啊啊
好了不唠嗑(
进入正题
第一次写文,宗要做那种~事情的序 可能有点卡h的感觉吧
各位看官看得愉快~
----------------------

宗介的手轻轻地在小要的身体上拂动,小要感受到他手指上长期握枪而留下的茧,这双经过千百次磨练的手却略显生疏地在她的小腹上摩挲,顾虑着她的感受。她轻笑,抬起头来覆上宗介的唇。两人温暖的唇瓣贴合在一起,许久后松开,一个不轰轰烈烈却柔软缠绵的吻。面对脸色潮红的宗介,小要轻轻启齿,“我没事的哦,宗介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来。”宗介依旧沉默,眼底里却是藏不住的爱意。

---------------------
没了,对,就这么短。